EN [退出]
盗墓笔记续11全文阅读>中国新闻

_伍皓谈“扔钱门”:网络异见不能因反对而反对

2017-11-18 08:38

伍皓,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曾被评为“2009十大猛人”之首。

他的名声鹊起源自于一件震惊全国的事件———“躲猫猫”。记者出身的他批判政府传统上应对突发事件的做法,将其作为归结为拖、堵、删等四大战略。他说:“突发事件如烧开水,不能再"捂盖子",新旧观念碰撞难免,信息公开潮流不可阻挡!”他力主云南首开政府微博,为新闻发布吹新风,让政府跑在谣言之前……

这些“不捂盖子”的做法被人们称为“伍皓现象”。

昨天(24日)本报专访了因“扔钱门事件”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焦点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对于“扔钱门事件”,他说:“如果他们是因为我讲的内容向我抗议,就具有了启迪民意的意义了,但可惜他们没有这样”;对于越来越不宽容的网络意见,他说:“"网络暴民"是个伪命题。”

22日,伍皓到中国人民大学思科网真演播室参加一次演讲会。在开讲前夕,有男子把一堆五角钱纸币朝伍皓扔去,并大喊:“伍皓,五毛!”随即扬长而去。扔钱风波在网上引起热议,当事双方都表示扔钱行为是正常的表达意见的方式。

谈原委

“扔钱者说我在向新闻专业学生灌输政治思想”

记者:近日,发生了“扔钱门事件”,这件事的原委是怎样的?

伍皓:22日,我受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邀请,在人民大学做一场学术讲座。因为我近期一直在国家行政学院进修,撰写了结业论文《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善管媒体的云南样本》,得到了国家行政学院老师的高度评价。在行政学院的老师与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老师进行了沟通之后,行政学院的老师推荐我就此论文题目,与人大学生进行一次交流,这是一次纯学术的交流,不带任何政治色彩。

但是包括扔钱者在内的个别网友认为我作为一个管理新闻工作的政府官员向学习新闻、以后可能成为新闻从业者的学生讲授这些内容是在灌输政治思想,会对这些学生未来的从业理念带来不好的影响。于是他们在我的演讲还没有正式开始的时候就进行了抗议。

我认为无论管理新闻的政府官员还是新闻从业者,大家都是在追求社会进步。管理者与从业者之间经常沟通,有助于大家之间的相互理解,两者之间进行沟通,建立良好的关系是应该得到广泛赞许的。正是因为以往两者之间缺少了这些沟通,才造成两者之间缺少互信、缺少信任。

谈影响

没有官本位思想才不会“抢相机”

记者:回到事件本身,当天您的演讲有没有受到影响?

伍皓:没有。当时我十分镇定,我的语速都没有变。我记得,当我举起这张纸币的时候,同学们还发出一阵会心的微笑。我记得当讲到“云南首创网络发言人制度”时,我再次自然地借用了一下这个道具。

记者:您怎么没震怒,抢了他的照相机啊?

伍皓:没震怒,我是泰然处之。因为我脑子里没有官本位的思想和高高在上的意识。

这种泰然是装不出来的,如果你平时就是一种权力意识,而不是公仆意识,服务意识,总是认为自己的权威是不容挑战的,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的话,碰到类似的事件反应就会截然不同,可能就会勃然大怒,发生争执,肢体冲突,争抢等一系列的非理性的举动。

谈看法

不能接受他们的方式但依旧宽容他们的行为

记者: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伍皓:他们扔钱的行为发生在我的演讲之前,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听到我在讲什么内容,他们的抗议行为也不是因为我讲了什么而引起的。因此,他们的扔钱行为并不是针对我的意见,而是为抗议而抗议。这种做法我很不赞同,这也不符合民主的理念。

按照民主的理念,你要先让你的对手讲完话,如果你反对,你可以与他进行辩论。但这些扔钱者号称民主人士,却在违背着基本的民主理念。如果他们的行为发生在我的演讲结束之后,我觉得这还是可以接受的。

记者:发生在您演讲之后就是可以接受的?

伍皓:其实,对于他们扔钱的手段,我并不是很在意。因为这也是民众表达意见的一种方式。对于这种方式,我可以接受,我绝对尊重公民的表达权。行为表达也是一种表达。

但是,他们连听都没有听我说什么,就向我表示抗议,也表明他们根本不愿意听我说什么。这正暴露了这些所谓“网络异见人士”的蛮横与霸道。这已经与他们启迪民众的初衷不同了。

记者:有什么不同?

伍皓:如果扔钱的行为发生在我的演讲之后,他们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如果他们是因为我讲的内容向我抗议,就具有了启迪民意的意义了,但可惜他们没有这样。因为那样可以启发民众积极表达不同意见的。但如果他们的行为只是为反对而反对,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那就不具有倡导民主精神的意义了。

记者:但是您仍然讲要宽容他们的行为?

伍皓:这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对于不同意见,我们必须宽容。我们的社会需要更多的宽容,但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也应该不带任何偏见地看到国家的进步。当然,进步还可以更快更大一些。我认为,体制内外应该形成良好的沟通和良性的互动去促进更大的进步,而不是对抗和对立,所以我依旧选择宽容。

谈网民

“网络暴民是一个伪命题”

记者:现在网络的力量越来越成为重要的压力集团,一些网民在网络上表达意见并不宽容,被称为“网络暴民”,您怎么看待“网络暴民”?

伍皓:“网络暴民”是个伪命题,他们只是在宣泄一种情绪。在平常生活中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很随和的,只不过在网络上,他们扮演的角色,让他们在表达意见时变得不宽容。他们的语言应该遵守法律精神,应该更加宽容一些,但是不能称他们为“暴民”,这个词太严重了。

记者:您觉得在网络中表达意见时,网民应遵守的原则是什么?

伍皓:依法与宽容。我们应该提倡法治,网络自身的管理也应该严格依法。

谈“官念”

“我不懂官场潜规则,只按自己的信念做事”

记者:有人说,您在云南的作为打破了官场的潜规则。

伍皓:我是记者出身,不懂官场的“潜规则”,我只是按照我的理解,我的信念去做事,所以受到“潜规则”的影响不大。

记者:您的独树一帜会不会引来同僚的羁绊?

伍皓:对自己的影响可能会有,但只是理念上的碰撞,大家各司其职,在我主管的范围内工作,当然就不会了。

当前文章:http://19161.szielang.cn/system/20171116/x4zhy1.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8:38

李小璐现在的照片  mp4ba.la mp4  乙一的书为什么难买  大岭山招聘临时工  静脉曲张怎么办  植物大战僵尸2破解苹果  京东快递加盟  小龙人  150242  乐乐视频安装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伍皓谈“扔钱门”:网络异见不能因反对而反对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