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打错电话的对话>中国新闻

_中国联通“含蓄式”反腐:高管忙于自保 夜不能寐

2017-11-18 08:00

编者按:张智江、宗新华等联通高层落马,令人深思。他们能力过人、业绩突出,却堕入腐化的深渊,自毁前程。而拔出萝卜带出泥,随着调查持续向纵深发展,越来越多的问题浮出水面。

选用人才不公、以权谋私、权色交易……联通腐败案暴露出其监管机制不健全,给了权力寻租者空间。“堤溃蚁穴,气泄针芒”,联通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中央巡视组撤离后,便由董事长常小兵亲自督阵,积极展开自查自纠。

但要彻底根治电信业的顽疾,不可能一蹴而就,在开出药方的同时,如何找到更深层的治本之策,更为关键。

第一章

中国联通“余震”不断

中央巡视组去年年底进驻中国联通后,腐败风波引发联通“余震”不断。3月26日消息,中国联通通过自查自纠,共发现8名“厅级干部”存在“以权谋私”等问题,涉及省级分公司总经理、全资业务子公司总经理。

8名“厅级干部”被不点名披露,引发了联通上下一片恐慌。中国联通网络建设部不愿具名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这种“含蓄式”的通报威慑力更大,导致更多的“厅级干部”对号入座,夜不能寐。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跟中国联通有多年业务往来的合作伙伴抱怨,联通的风向似乎变了,原本顺利开展的业务,因为反腐突然中断了。部分领导人忙于自保,工作难以推进。

对于8名问题干部,中国联通不愿透露更多细节,记者打听时,被其以“无可奉告”回绝。不过,有消息透露,中国联通4月将对外公布一份详细的“整改报告”,估计届时会有更多细节一一曝光。

导火索

王绪(化名)研究生毕业后,在中国联通某省级分公司综合部工作了11年。由于无法忍受僵化的体制,他去年跳槽到一家互联网初创公司。

“我受传统思想影响很深。父母一直说,待遇低一点无所谓,一定要在体制内企业工作,虽然不是金饭碗,但怎么说也是一个铁饭碗。”王绪说,他曾一度认为,联通会是自己呆上一辈子的企业。为此,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成绩也有目共睹。但部门每次提拔时,机会总是与他擦肩而过。

“联通在选人和用人方面存在严重不公,一些有能力的人长期得不到重用,而一些溜须拍马或有背景的人,吊儿郎当,却如鱼得水。”在王绪看来,“这种不良风气滋长,对踏踏实实做事的员工,是沉重的打击,久而久之,内部矛盾不断激化。”

王绪只是千千万万联通员工的一个缩影,不公平存在联通每一个部门。这几年,联通部分关键部门的领导大敛钱财,引发内部不满。这次巡视组调查联通,便收到了大量联通员工的举报信,其中不乏一些实名举报。巡视组进驻联通后,积聚的不满达到沸点,大家“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以广东联通党委书记何飚违规为例,如果不是身边的人检举,他坐头等舱没有人知晓的。”王绪说,举报者对何飚坐了几次头等舱都了如指掌,一定跟何飚走得很近,或者是对内部流程十分熟悉。

2013年3—8月,何飚多次违规乘坐头等舱。联通开出的罚单是,何飚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并清退超过规定标准报销的费用。但在王绪看来,何飚身上的问题,在运营商内部仅是芝麻大一点事儿,只不过碰上枪口,被当成了一个“顶风违纪”的典型案例。

记者发现,一旦公布某位高层落马或违规信息,联通员工便纷纷在网站上匿名吐槽。跟王绪一样,他们大部分对联通有着深厚的感情,希望借着反腐契机,刹住劣币逐良币的歪风邪气,创造一个健康的环境。

中国联通内部矛盾尖锐,有其历史原因。老联通由当时的机电部、电力部、铁道部三个部委共同组建,人员构成复杂,很难形成凝聚力。

2008年5月24日,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将视为鸡肋的CDMA网络划给了中国电信,并在其后如愿获得WCDMA牌照,迎来了快速发展期。但联通接纳了近两万名网通员工,不同的企业文化,给融合带来了难题。时至今日,隔阂仍旧没有消除,员工之间积怨甚深。联通的领导喜欢用联通的人,网通的领导喜欢用网通过来的人,人为筑起一堵堵高墙。

巡视组进驻中国联通后,收到了大量举报信,大部分来自中层与基层,也有合作伙伴对联通不满。目前,这些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国务院国资委等有关部门处理。理清问题,还需一些时间。

 冰山一角

去年12月15日,中纪委官网通报,中国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当天,中国联通官方发表声明称,免去张智江全部职务。

张智江的新闻还没有消化完,仅过了两天,联通又免去宗新华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职务。三天之内,两位高管落马,联通笼罩在反腐风暴的恐慌之中。那一段时间,联通管理层减少了露面,部分业务开展也受到影响。

去年11月27日开始,中央第八巡视组对联通开展了为时一个月的专项巡视,发现不少问题,尤其是投资建设和物资采购领域,成为腐败重灾区。今年2月4日,巡视组指出,联通部分领导以及关键职位上的员工,利用职权与承包商、供应商内外勾结,搞权钱、权色交易,有的领导干部纵容和支持亲属、老乡等承揽项目开办关联企业牟利。

通信行业大多采取公开招标,审批流程非常严格,算是比较公开透明的。但在一位电信设备商人士看来,合作伙伴资质的审核,很多情况下得经过部门负责人或省级分公司领导的审批,他们才是最终“决策者”。

随着张智江和宗新华落马,中国联通越来越多的问题浮出水面。这场风暴正在向纵深发展,日前,与联通有生意往来的合作伙伴,也卷入了这场漩涡—中兴通讯(000063,股吧)高级副总裁、中兴终端中国区CEO吴海,被曝因涉嫌行贿联通高管,于今年2月出逃,警方已发出通缉令。吴海在中兴通讯工作长达16年,曾长期负责对接中国联通,成绩突出。据中兴通讯内部人士透露,吴海的业务能力出色。中兴史上最畅销手机Blade 880(累计销量超千万部),便是吴海一手推动的。

《IT时代周刊》打听到,吴海个人问题不大,主要是涉嫌单位行贿。2012年,为了搞好跟中国联通的客户关系,他涉嫌三次向中国联通有关领导行贿近百万元。但有人指出,不仅是中兴通讯,几乎所有跟运营商渠道较为密切的手机企业,都不会干净。

最新的消息是,联通将展开新一轮人事调整,被调整的人员既有联通总部高层,也有省级分公司管理人员。内部说法是,领导在岗位呆得太久,会形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占山为王,排斥异己,是腐败的祸根。

第二章

实力干将脱轨

从联通落马高层来看,他们都是手握实权的干将。一个主导数百亿元的网络建设投资,一个是联通电子商务"三朝元老"。他们不仅手握大权,而且都是执掌花钱的部门。能坐上这个位子的,要么能力出众,要么受领导赏识。

2014年11月5日,西装革履的张智江,出席联通"双4G领先计划产业链高端峰会",负责解释联通4G混合组网情况,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会上,张智江在应对媒体时,表现得相当机警。当有记者质疑联通4G进展缓慢时,他说,中国联通已在40个城市开展TDD/FDD试商用,此外还在201个城市部署tdD/FDD混合网络建设,一旦获得牌照,便迅速形成4G商用能力。

多次因业务关系跟张智江打过交道的陈煜(化名)告诉本刊,张给人印象不错,没有架子,平易近人。"张原本是一个技术派,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被推到网络建设管理层位置。"在陈煜看来,这似乎是国内企业的通病—只有往管理层爬,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张智江2003年进入联通,曾担任公司技术部总经理、研究院院长,一直从事技术与研究工作,主持了中国联通3G网络技术实验、IPv6实验,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光华工程科技奖等重要奖项。

2012年,张智江迎来了人生转折点。他从技术部总经理,调任网络建设部总经理。陈煜说,张智江之前跟技术打交道十多年,后来变成跟钱打交道,没有一定的定力,很难抵制诱惑。

张智江赶上了中国联通网络建设的高峰期,其主管网络建设的三年,联通在网络上的投入十分巨大。2012年6月,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在GSMA亚洲移动通信博览会上透露,联通将投入1000亿元进行3G网络改造,改善用户体验。当时联通的3G网络基站已达30万个,年底将覆盖全国200个城市。

张智江主政网络后,联通共建设了23.9万个3G基站。2011年底,联通的3G覆盖率只有33%,到2013年底提升96%。仅2013年,联通3G网络建设总投入达244.4亿元。"作为花钱最多的部门,诱惑实在太多。即便张智江不主动索要,客户也会绞尽脑汁靠近他。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陈煜认为,在全球电信设备行业低迷的今天,联通每年动辄数百亿的费用投入,绝对是一块诱人的超级蛋糕!而张智江虽然没有蛋糕的分配权,但却是实际执行人,重要性不言而喻。

"2G时代,联通网络常被人诟病,进入3G时代后,凭借全球领先的网络制式,以及不错的网络覆盖,赢得了较好的口碑,并在与移动的比试中扳回一局。"陈煜说,张智江在中国联通3G网络的升级与完善覆盖上做出了成绩,这一点应该予以肯定,可惜跑偏了轨道。

但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张在早期可能就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之前虽然做技术和研究工作,但设备的采购,首先要通过各种技术测试,张是把关人,这也意味着,他掌握着话语权。

与张智江落马后人们的惋惜不同,宗新华的落马,并没有获得人们的同情。据国务院国资委纪委透露,宗新华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宗新华才华横溢,喜欢冒险,是一个做事能手,对体制内企业来说,颇为难得。但在联通内部跟他有交往的同事看来,宗新华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唯领导是从。

宗新华被调查的消息传出后,联通总部不少看过他脸色的,显得格外开心。有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宗被抓的当天,联通总部还有人喝了一点小酒庆祝。

宗手里握有的资金,但不及张智江充裕。联通的电商业务始于2007年,宗新华经历了公司电商从无到有,再到发展的全过程—他一手搭建了全国统一的网络销售平台,负责网上营业厅的运营。

深圳一家手机企业的营销副总裁透露,一款产品进入运营商渠道后能否大卖,运营商是否大力推荐很重要,如果运营商愿意帮你推广产品,给消费者足够的折扣,大搞促销,即便是普通的产品,也有可能畅销流行。而若得不到运营商的支持,优秀的产品也鲜有人问津,这就给了领导人权力寻租的空间。

据悉,多名高管落马后,联通总部和各地分公司处级以上干部护照全部上缴,防止问题干部逃跑。

 第三章

寻找药到病除的良方

"人这一辈子,有些事是出乎意料的,有些事是情理之中的,有些事是难以控制的,有些事是不尽如人意的,有些事是不合逻辑的,有些事是恍然大悟的,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忘了自己的本心、自己的良心、自己的性格,还有自己的原则。"2014年12月15日,中国联通官方微博引用了一段哲理性的话,既对落马问题高管的惋惜、责备,也对整个联通员工的敬告:勿忘初心,勿忘良心。

促进联通变革

国企腐败有一个共性,先是普通高层被调查,接着更高级别的领导卷入漩涡。中国移动的腐败,先是地方诸侯被查,接着前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严重违纪被调查,此后又有多名高管落马。初步统计,从2009年12月到2013年8月广东移动总经理徐龙被查,中国移动四年间"落马"高层多达14人。

中国联通高管被调查绝非偶然。有公司治理方面的专家指出,运营商反腐刻不容缓,如果再不进行铁腕整治,国有资产就会被侵吞,企业利润被蚕食。对中国联通而言,也需要一场反腐风暴涤荡。

联通面临"内忧外患",3G时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竞争力和品牌形象,被在4G上先人一步的中国移动瞬间瓦解,而且差距进一步被拉大。数据最能反映联通的问题,其2014年净利润为120.6亿元,同比增长15.8%,但营收为2846.8亿元,同比下降了3.5%,这是联通多年来首次出现营收下滑。而从今年1月份的数据来看,其新增移动用户仅为8.3万,创下历史新低。反观中国移动,1月份用户数净增192.1万,4G用户新增1673.3万,4G总用户数突破1亿大关,累计达1.06797亿户。

虽然中国联通净利润出现增长,但记者了解到,去年中国联通收紧了对网络建设的投入,才造成了这一现象。有联通人士认为,公司去年在网络上的投入下降,主要是4G牌照迟迟不发,导致网络建设无法推进。

在外界看来,此次反腐将对联通今后的改革产生巨大影响。"中国联通将反腐推行下去,可以打掉山头主义,解决内忧外患。"王绪认为,"反腐一可降低中国联通的成本,二可提升公司的凝聚力,化解内部矛盾。长期来看,利好公司的发展,但短期可能会导致一些领导缩手缩脚。"

譬如,2009年开始的移动反腐风暴,导致一些原本发展得不错的基地公司(如移动音乐等),突然之间被束缚了手脚,领导忙于自保,公司上下人心惶惶,无心业务运营。这种调整往往伤筋动骨,几年才能恢复元气。中国联通反腐,必须吸取中国移动的教训,预防"矫枉过正",谨防把孩子和洗脚水一起倒掉。

这几年,为搞活企业,运营商在权力把关上有所松动。这原本是开明之举,可以有效激活员工的活力,但也很容易滋生腐败。联通在内部尝试了一系列改革,并被认为是国内互联网思维最活跃的电信运营商。宗新华所在的电子商务部门,有较高自由度—中国联通网上营业厅与线下的营业厅,财务是独立的。"联通内部开放思维值得赞许,但在改革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差池,没有把合适的人用在合适的位子上,也缺乏权力的制衡。"在王绪看来,联通也在走移动的老路—从放权到收权。

 制度防腐

垄断央企权力集中,成了近期反腐的焦点。2015年中央第一轮巡视对象,包括中石油、中移动、国家电网、中海油等26家央企,重点查找靠山吃山、利益输送等问题。

巡视组进入联通时透露,"将抓住专项特点,结合中国联通实际,围绕一件事、一个人、一个下属单位、一个工程项目、一笔专项经费开展巡视,精准发现,定点突破。将深入查找问题,盯住重点人、重点事和重点问题。"巡视组撤离中国联通后,对中国联通提出了整改意见。中国联通表现出积极的态度,声称"对任何违纪违法行为始终保持零容忍,无论涉及谁,坚决查处,绝不姑息"。

本刊获悉,2月5日,巡视组专项巡视中国联通情况反馈会议结束后,中国联通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当天主持召开党组会议,研究部署专项巡视反馈意见的整改和落实工作,并成立工作小组,制订整改方案。2月17日,中国联通发布整改方案,具体包括专项治理、选人用人方面问题整改,以及对护照管理、线索案件的内部核查问责等45项整改任务,详细整改报告有望于4月公布。而3月26日有消息称,最近联通将有一波人事调整,多个省级分公司总经理将面临洗牌。

地方高层任职时间长,在当地根基稳固,人际关系盘根错节,拥有极大的权力,并且,对公司各个环节都了如指掌,更懂得在权力寻租中如何规避风险,因此,实时进行人事调整很有必要。不过,人事调动虽可缓解权力过于集中的局面,却难以从根本上革除腐败。大量国企腐败严重,这表明存在制度性问题。而且,人才调动还得考虑"适才适用"的原则,得考虑天时地利人和等各方面因素,否则对公司的发展极为不利。

无论是巡视组的调查,还是中国联通的自救,都很难从根本上治理腐败。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在通信行业,运营商处于整个价值链的上游,涉及的电信设备、终端采购金额巨大,项目负责人重权在握,没有完善的制度规避,很难保证常在江边走的人"不湿鞋"。因此,光反腐远远不够,必须掀起机制革命—没有机制约束,光靠个人自觉,还会有更多的"张春江"、"张智江"。

当前文章:http://19161.szielang.cn/news/20171116/detail/0wa7a.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8:00

韩国女团车祸高恩妃  杭州会刮台风吗  不容忽视的家庭英文  2017年5月11日信阳车祸  我是大明星最吓人选手  孕妇可以吃秋葵吗  刘亦菲给宋承宪身体  南航驾校官网  太平洋保险官方网  天佑和二驴在锦州打架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中国联通“含蓄式”反腐:高管忙于自保 夜不能寐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付融宝frbao